_TY

【盾冬】仰望天堂

>>> 简介:美队三问题解决后Bucky在一次任务中受重伤后的脑内世界。
>>>警告:OOC预警,时间线混乱预警,无厘头预警
>>>P.S.HE无误,但私设Bucky记忆并未完全恢复。另外关于甜虐,我也不知道算甜还是算虐,应该不虐,入坑后头一次发文,不知道想表达的表达清楚了没有……
      
正文:
Bucky觉得他差不多是死了。
眼前的事物就像浸在水中一般沉浮、旋转,一片片晕开的色彩分离又交融,一个个画面如倒带般循环播放却模模糊糊。Bucky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又好像不是在叫他,那声音温和而坚定,带着些许不甘。
慢慢的,一切嘈杂褪去,眼前的景色渐渐清明,Bucky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正在坠落,时强时弱的失重感让他有些疑惑。
接着他跌入一片柔软的草丛,草叶上的纹路清晰而舒展,可惜灰色的尘埃粘满了整片草丛,丝毫看不见绿。Bucky弯下腰摸了摸草叶,尘埃似乎淡了一点点,而他的手上多了些灰色。
远处隐约传来两个孩子的欢笑声,夹杂着些许咳嗽声。Bucky顺着声音望去,那是两个男孩子,高些的男孩带着身后那个瘦小的男孩跑来跑去,高大的男孩的笑容似乎装满了世间的阳光,他时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的人,而跟在他身后的瘦小男孩却只有一个背影。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梦。
两个男孩似乎并没有看见Bucky,他也就直接了当的跟在两人身后。两个男孩笑着闹着走过许多地方,他们悄悄到小河里去抓鱼,鱼尾巴带起一串晶莹的水珠,男孩下意识地用手去挡,鱼趁机跳回河里,一摆尾便溜走,男孩故作丧气地垂着头,而瘦弱些的那个孩子静静地坐在河边,给男孩鼓掌助威。
四周的景色生动,但仍是灰色的。
两个男孩慢慢长大了些,瘦弱些的那个孩子渐渐不再出现在画面中,而一直以来那个男孩都只是一个背影,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那个人群中央的少年笑闹。Bucky没有听见人们的声音,而少年清朗的声音如同被什么东西隔了一层,听不真切。
最开始有颜色的,是少年的眼睛。
少年的眼睛是很淡的绿色,在阳光下有时还会变成别的颜色,但更多时候,少年温和地笑着,浅绿的眸子里是温润的月光。
少年很爱笑,Bucky看着他,有时他大笑,笑得眉眼弯弯,露出白白的牙齿,有时少年笑得很乖巧,眼里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Bucky猜他一定是成功的捉弄了某个人。更多时候,少年只是微笑,温和地看着什么人。
有时候少年并不在,Bucky就信步走开,看周围搭建在棕色背景上的灰色建筑慢慢染上色彩,却仍是有些灰暗,不知是因为阴沉的天空还是远处穿着军装低头快步行走的人。
接着,四周的景色以他为中心水波般漾开,他来到了军营里,少年坐在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还一晃一晃,笑嘻嘻地看着Bucky的方向。
色彩褪去,一切又重归黑暗。
大概结束了吧?
Bucky感觉有些不甘但也无所谓了,虽然到最后都还是没完全想起来过去,不过起码他记起来了一点。
Steve小时候真的是个豆芽菜,现在成天拿着个盾牌一点都不可爱。
可是怎么说这都是他的豆芽菜诶,现在居然是当年那个小个子来保护他了。
哇,居然没有违和感。
      
黑暗如潮水一般退去,这次Bucky认出来了,这是复仇者大厦。
Tony和Bruce正在实验室里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金橙色的光球在一旁忙得不亦乐乎;Nat和Clint在沙发上看电视,Clint开心地吃着Nat给他烤的小甜饼;Wanda和Vision在厨房里,Wanda笑着从Vision手中拿过了汤匙尝了一口,Vision在一旁乖乖站着,像一个忐忑不安地等待考试成绩的学生,Wanda神情不变地喝完了汤匙中的汤后加了些其他的佐料,汤很快变得好看了不少。
Bucky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
“Hey,Bucky.”身后熟悉地声音传来,Bucky转过头,看见Steve一身休闲装,温和地笑着。Bucky回了他一个微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Bucky感觉有些什么东西黏在他的手上了,低头一看却是满手的颜料。他有些错愕地抬头,Steve的衬衫的肩膀部位的颜色淡了些。
“Steve?你……”他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Steve”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醒了。
货真价实的美国队长此刻正坐在他的床边埋头画画,午后的阳光跃上他的肩头,逆光的Steve在Bucky看来有些不真实,却与梦里的景象意外地重合。
“Steve?”Bucky揉揉太阳穴,再晃晃脑袋。
“我在。感觉怎么样了?”Steve放下画簿,蓝眼睛里是柔和的阳光。
Bucky愣了一下。
“我猜我刚才是看到天堂了。”
Steve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真的?天堂长什么样?”
Bucky眨了眨眼,给了Steve一个神秘的笑容。
“和你的画长得一模一样。”
————END————


灵感来源:电影《美梦成真》
【天堂就在妻子的画里。】

【万银】守护(下)

我感觉我把人物彻底写崩了……OOC都是我的错……
上和下的字数完全不成正比……
求不打……
正文>>>

〖Magneto's view〗
【6】
如果不是因为Peter在最后时刻用他的那次机会把他送回来了的话,Erik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确定Peter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早在开罗的时候就有怀疑,Raven说他还有家人,而Peter的那一句未完的"I'm your……"更是让他有些动摇。
他一直都在观察,本有一次机会他就要见到Peter的母亲,但一次暴动殃及了Peter的家,也带走了他的家人。Erik记得那时Peter站在废墟前,低着头,没有摘下护目镜。
Erik走上前去站在他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万磁王向来不善于表达。
Peter轻微地僵硬了一下,然后拉下自己的护目镜,看着他的眼睛。Peter的眼眶发红,Erik愣了片刻。
Erik想,或许这真的就是他的儿子。
经历了天启事件之后,人类仍是不认同变种人,战场上只剩下了他和Peter,尚且年轻的速跑者调皮地冲他眨眨眼,咧开嘴笑了。
"Go back and save us,my……"最后一个单词被爆炸的声音掩盖,Erik被身后的通道带走,只看见火焰吞噬了那双望向自己的眼睛。
      
再清醒过来时,Erik发现自己在一家偏僻的小医院里。
浑身白色的医生走上前来询问他是否是Maximoff女士的丈夫。
Erik一愣,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天啊,他来到的时间点,恐怕正是那个不声不响就悄悄离开的前女友生产的时候。
也就是说……
OH MY GOD……
婴儿的哭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护士抱着一个还在蹬着腿小小的团子走了出来,微笑着告诉年轻的父亲,他有了一个儿子。
Erik凑上前去看了看,小团子似乎比其他婴孩更加有精力,此刻仍在不遗余力地哭闹着,还没长牙的小嘴大大张开,看得Erik轻声笑了出来。
孩子的头上和一般的婴儿一样覆盖着薄薄一层头发,只是这个孩子的头发的颜色非常得浅,几近于银白。孩子的母亲从手术室中被推了出来,疲惫的女人早已昏昏睡去。
Erik深吸一口气。
是的,Peter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可以让我抱抱他吗?”Erik看着护士轻声请求。护士十分理解,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将孩子送到了Erik手中,并指导他如何抱孩子。
看着小团子在自己的臂弯中安安静静地躺着,嘴里吐着泡泡时,Erik有一瞬间回想起了Nina躺在他怀里的时候,小姑娘也是这么安静,只是Peter可比Nina调皮多了,起码Nina没有用口水吐泡泡。
“可以别告诉他母亲,我来过吗?”Erik看着护士的背影,叫住了她。
护士小姐有些不太明白,她知道这位母亲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来检查,绝口不提孩子的父亲的事,以为是单亲家庭,也就没有多问,如今孩子的父亲就在这儿,为什么不说呢?
Erik摇摇头:“我和她关系有些不太好。”然后他故作委屈地撇撇嘴,逗得护士小姐笑了起来。“要是让她知道了我在这儿,恐怕我这辈子都别想见到我儿子啦。”
护士小姐点点头,抱着已经睡熟Peter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孩子要叫什么名字?”
Erik不假思索便答:“Peter.”
在此之后,Maximoff女士无意间和护士们聊起孩子应该起什么名字时,见过Erik的那位护士小姐建议起名为Peter,意外地被Maximoff毫不犹豫地采纳:“就叫Peter.Maximoff。”
Erik表示无奈,后来Peter还是跟他姓了。
        
【7】
一切都在按照时间进行的同时,Erik运用自己对磁场的掌控,如同待在Peter身边一样看着当年那个躺在自己臂弯里吐泡泡的小团子慢慢地学会爬,学会走(Erik记得那个小家伙走路火急火燎的,总是要摔,Erik每次不管是在全球哪个地方都会被吓得要死然后用磁力远程操纵着在Peter落地的前一瞬间缓冲一下),后来Peter慢慢开始想和其他的孩子玩耍,但其他的孩子却以他的父亲为由嘲笑Peter。
当Erik看到那个四岁的团子回到家里抱着枕头掉眼泪的时候,他简直是要气炸了。
说谁不要儿子呢!
于是就在他从当下正在忙的事情里抽出身来,操纵着一个金属球“教育”那几个小朋友的时候,Peter发现了他。
他的儿子叫他天使先生。
这个称呼真是让Erik既好气又好笑,难道孩子看到这么个金属球球飘在空中到处敲人脑袋时不应该哇地一声哭出来然后惨叫着跑回家找妈妈吗?Erik几乎认定了这个结局,并且做好了又一次满世界找他们母子俩的准备(上次Peter调皮玩儿刀子,手一松,刀子就往Peter的两条小短腿上戳过去,Maximoff女士吓得叫起来,刀子却险险地停在了Peter腿的上方,女士在平复心情以后立刻带着一脸懵逼的Peter搬家了),这时Peter没跑,还叫他不要走。
Erik的内心是懵逼的,这一个多月他确实忙了点儿,没怎么看Peter的情况,但也就一个多月吧!?谁来告诉他,他的儿子都经历了些什么??
于是他就持续懵逼地看着Peter紧紧握着那个金属球球,满脸泪痕却笑得眼睛都弯弯的,满心欢喜地回了家。
Erik表示,“天使先生”这个称呼总是让他想起一位蓝胖子的四骑士中的某一位。
       
【8】
Erik觉得,被关进监狱其实也没什么(除了那些个狱警确实讨厌)。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能力比原先还要强不少,他可以通过磁场感知到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比如Charles仍是酗酒,Hank在一旁劝他(当年在古巴海滩的事Erik已经尽力在避免了,但Charles还是莫名其妙地挨了不知道哪儿来的一枪,在Erik送他到医院后赌气一般回了家,并为此坐了大半年的轮椅),比如Raven在他不在的时候仍在运转着兄弟会。
他的理念已经比以前缓和了不少但仍旧属于激进一派,他仍旧不同意Charles所谓的“和平”,看看他是因为什么回来的。
他在那地下十八层的无人监狱里有足够的时间。
他会在Raven思考的时候悄悄把她床头的台灯浮起来,再猛地放开,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吓得魔形女弹了起来却又找不到吓她的真凶。
他也会在Charles夜晚坐在轮椅上望着夜空发呆的时候悄悄推动轮椅回到他的卧室,通过磁力模拟着把此刻已经乖乖闭上眼睛的朋友抱上床。(Erik觉得他有必要吐槽一句,Charles也是心真大,自己每次这么做他也不回头,全当是Hank,如果不是因为有一次自己没注意被货真价实的Hank发现,他觉得自己这个假Hank怕是不会暴露了)
更多时候Erik会把注意力放在自己才七岁的儿子身上,Peter的能力开始显现,而小家伙显然为此感到焦虑不安。
这时Erik才意识到了Charles的能力的好处。
就算他能操纵磁场,他也没法儿把自己的话传达到Peter的耳边。金属球.Erik在Peter的房间里转啊转啊,直到他发现了一只钢笔。
好吧,Erik.金属球.Lehnsherr开始了他的教师之旅。
因为Peter的速度,Erik不得不去查阅很多相关的物理方面的书籍,这让从来没有系统地读过书上过学的Erik快要疯了。
每天晚上图书馆闭馆后,Erik就通过能力看书,事实上他非常想直接通过磁场打开一个虫洞直接到图书馆里去,不过因为身处地底,他担心磁场过强引起金属的共鸣,毕竟外界一直以为他的变种能力是控制金属。
通宵通宵看书的后果就是白天的Erik几次差点让小球砸到了Peter头上。
不过好在Peter还是慢慢掌握了他的能力,这让Erik颇感欣慰。
              
【9】
Erik是知道Peter原先有些小偷小摸地习惯的,上次他不在他身边就算了,这次不行。
其实Erik对自己下手的轻重还是有些拿不准的,毕竟Nina他从来没舍得打过,而其他时候,他动手多半就要出人命。
看儿子龇牙咧嘴的表情,Erik抬头望头顶上的玻璃。
等Peter跑出去了,Erik才浮起酒精什么的往地下室飘过去。
于是他收获了一只目瞪口呆的快银。
        
【10】
等到Charles、Logan和Hank来找Peter的时候,Erik才意识到时间的流逝。
十年了啊。
Logan在打量周围的时候有些惊讶。
Erik只是笑笑。
(我儿子,教得好吧哈哈哈哈)
但讲真心话,Erik并不是特别想出来,而Charles显然知道他不想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在Hank发现了Erik的能力不只是操纵金属而是磁之后,Charles就用主脑找过他,他俩关系缓和不少,时不时也聊聊天。
Erik承认他在消耗过大停止使用能力的时候,看着周围惨白的墙壁和每天只会熄灭五个小时的灯光,他的内心会涌起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很空。
但他依然不希望Peter来救他。
WOC儿砸你别参加他们几个的破事儿啊!!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所以Erik在用眼睛见到Peter的那一刻,内心是崩溃的。
         
〖Quicksilver&Professor X's view〗
在Erik的那番话之后,Peter给了Charles又一个惊喜(惊吓)。
少年满脸纠结地站在他的面前,结结巴巴地问他知不知道Magneto的去向。
Charles有些疑惑,告诉他自己不知道,然后随口一问Peter为什么要打听Erik的下落。
Peter深吸一口气。
"He is my father."
"What!?"
Charles差点儿把自己手中的杯子扔出去。
再联想一下Erik之前说的,他有机会去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人,所以……
Charles拿Hank做的松饼做赌注,Erik绝对知道Peter的真实身份。
这时他注意到,Peter手中一直有一个圆圆的金属球。
好啊,他算是明白了。
出于Professor X偶尔的孩子气,他决定来一个恶作剧。
他一面告诉Peter他马上就去找Erik,一面微笑着戴上了主脑。
〔Erik,Peter在被政府的人追捕,速来学校。〕
他相信不出一天他就能见到Erik。
        
急匆匆赶来的Erik在知道自己被耍了以后愣在了原地,内心奔过一大串懵逼和不雅词汇。
靠,刚才他太着急把啥都抖出来了。
从门后走出来的Peter也是一脸惊恐。
原来两个Erik其实是一个人。
Peter过度惊吓之下把金属球duang的一下砸到了Erik头上以后愣了片刻,被自己吓得跑了出去。
Erik以同样的姿势僵在了原地。
Charles忍笑忍得实在辛苦,他还从没见过认亲现场儿子直接给父亲脑袋上来了一下的。
“那么现在,我的朋友,”Charles换上认真的表情,“为什么你明明知道Peter是你的儿子,也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长大,你却不认他呢?”
Erik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Charles自己看。
        
暮色渐沉,两人的对话也接近了尾声。
Charles走到Erik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有时候试过才会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从前了,Erik,我认为你不应该被过去束缚。”
“我想,Peter在动用机会送你回来的的时候,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父亲救不了未来的自己。”
Erik瞥了眼Charles,两人同时笑了出来。
“Oh,Charles,”Erik活动了一下僵硬了一下午的手臂,“看来我得留下来了。”
“感谢上帝,你留下来了,”Charles眯起眼睛,“看来孩子们在物理课上可以看到生动的演示了?”
“可别,”Erik挑了挑眉,“我可不介意一不小心让不听话的家伙飞出去。”
Charles笑出声来:“那他们会很乐意的。”
Erik起身,眼里闪出不怀好意的光,摸了摸额头上的淤青:“不过在那之前,我得解决一点家事。”
Charles抬头望天表示自己没听见,并悄悄在脑袋里提醒Peter明天做好心理准备。
为什么只是准备?!Peter哀嚎。
Charles瞥了一眼Erik。
〔因为你跑也没用。╮(╯_╰)╭〕
————END————

新人一枚,涂了一幅狼队……
本来想画拎后颈的,发现画功不够只好改成这样。2p是没有字的版本。
Logan:Scott……
Scott:你想都别想ヽ(‘ ∇‘ )ノ(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机车钥匙)

【万银】守护(上)

这是一个父亲回到过去在儿子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守护儿子长大的故事。
弃权声明>>所有的人物属于X-men,OOC属于我。
背景设定>>原背景不变,这个世界中每个人一生都有一次机会使用魔法,使用的同时付出相应的代价。
预警>>也许和X战警里的时间线不太符合(新人入坑还没弄得太明白……),另外,我似乎把老万的能力提升了(当然并没有漫画里那么强),回到过去的老万似乎被我写得太过温柔以至于像是第二人格……但私心想给小天使一个温暖的童年和给老万一个陪着儿子长大的机会,所以,就随它吧(Let it go~)
    
〖Quiclsilver's view〗
【1】
4岁的Peter坚信有一个守护神一直在保护着自己。
因为昨天,隔壁的Andy和Simon又和许多小男孩一起指着自己大声嘲笑:
“小怪物Peter没爸爸!!”他们本来清亮的童音在小小的Peter耳中就像有什么尖锐的物品在玻璃上扒拉,刺耳而不堪。Peter觉得自己眼睛很难受,酸酸的,泪水在眼中蓄积。Peter努力地眨眨眼,然后看见Andy、Simon等一众孩子突然大叫着跳起来,乱作一团,然后惊慌失措地跑走了。
Peter清楚地看到有一颗圆圆的金属珠子在他们每个人的脑袋上都不轻不重地来了一下。
Wow,那是什么啊?是天使吗??Peter回想着母亲给他的那本《圣经》里的内容。
他记得母亲告诉过他,每个孩子都会有一个天使保护他,做他的守护神。
那颗珠子在空中顿了顿,似乎打算飘走。
诶?!他要走??
Peter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天使先生,不要走……Please……”
珠子被吓得在空中一跳,晃悠了一会儿,似乎在犹豫,然后慢慢地飞了过去,落在Peter的手掌心里。
脸上还带着泪的小天使破涕为笑,捧着金属珠子甜甜地笑着,抬头望着斜上方的天空,感谢那位看不见、也不知叫什么的大天使。
       
【2】
7岁的Peter害怕极了。
他突然觉得时间流逝得很慢,这是在上课时他在老师转过身去板书时稍稍在低下看课外书,一直有留意着老师的动作的他发现直到他都看完了整本故事书,老师都还没写完那一行字。
太慢了,慢得让人窒息。
Peter开始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慌乱地看着时钟的秒针缓缓移动,就像是秒针变成了时针一样。
一只金属钢笔浮了起来,吸引了Peter的注意力。
天使先生最近似乎很忙,他有段时间没有出现过了,这让Peter万分惊喜,并且他发现时间似乎恢复了正常,时钟滴滴答答地转着,钢笔很快就写下一行字。
[别怕,这是你的天赋。]
字迹张扬而舒展,每一笔都如同利刃一般锋利而刚劲。
Peter想了想,怯生生地问:“但是我感觉周围突然变得很慢了,这也是天赋吗?”
[时间没有变,只是你的思维速度太快了。]
[你得学会控制你的能力。]
Peter歪了歪头:“思维速度?所以我改变的只是我自己的速度?”
[是的,]钢笔顿了顿,[用心去感受你身体里不一样的那一部分,就像交个朋友一样,你在适应你的能力,你的能力同样也在适应你。慢慢地学会去控制、去调整,让能力给你带来便利而不是成为你的梦魇。]
在Peter的眼中,钢笔写字的速度时快时慢,有时过了很久都还没落下一笔,有时却又是顺畅地迅速写完一整个单词。
OK,既然已经变成这样了,我就得学会控制。
Peter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你叫什么?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天使先生吧?”
[……]
“天使也有名字的对吧??”
[叫我Erik就行,别让别的人知道了。]
“没问题~”
一年之后Peter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思维的速度,他的天使先生Erik一直都在耐心地指导他。他的天使先生要他尝试一下把他的速度加到他的身体上。
Peter思考了一下,然后——
以常人的视角来看,Peter突然就惨叫一声以左腿向前右腿不动的姿势倒到了地上。
被凝成小人儿状的金属球做了一个扶额的姿势。
[别太着急了,慢慢来,下次记得把右腿带着一起走。]
Peter倒在地上不想动弹,胯部撕裂一般的痛感和莫名其妙的发烫让他有些冒冷汗。
Wow,这下好玩儿了。Peter的内心是崩溃的,妈妈不在家,他上哪儿去找人带他去医院啊……
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救护车就来了。
(⊙o⊙)哇
金属小人又恢复到了金属小球的状态,被八岁的Peter紧紧攥在手里。
     
【3】
十四岁的Peter悄悄地从商场里顺回来了一款他垂涎已久的却又一直买不起的游戏机。
要知道学校里的知识该学的他都学完了,和老师申请之后他天天呆在家里,就算有他的天使先生陪着,他也很无聊的好吗。
玩游戏玩儿得正起劲的Peter冷不防被金属球敲了一下脑袋。
[哪儿来的?]
Peter满心卧槽。
“呃……捡的……”
游戏机刚刚被拆开的包装盒被金属球提拎了起来。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带着腕表的左手被一股力拉了起来,金属小球迅速飘到了外面。
不要啊……我长这么大了,Erik从没打过我啊QAQ
很快金属球就抱了一枝光滑的树枝进来。
……救命啊我错啦/(ㄒoㄒ)/~~
树枝挥舞起来发出“咻咻”的声音,第一下打下去,Peter的手掌上瞬间出现一条红色的凹槽,然后慢慢鼓起来。
[第一下,惩罚你的偷盗行为。]
第二下打下去并没有和第一下的伤痕重叠,但一样火辣辣地疼。
[第二下,惩罚你的敢做不敢当。]
第三下打下去时Peter终于忍不住痛叫出声,生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第三下,惩罚你的欺骗和谎言。]
Peter迅速地把游戏机塞回包装里,然后把游戏机扔回了商场。
当他回到家时,他看见一个金属盘托着一瓶医用酒精、一瓶消肿药膏和一包棉花往地下室方向飘。
         
【4】
十七岁的Peter遇见了那三个奇怪的人。
他们不是警察不是FBI,自己自从十四岁那年偷东西后被Erik惩罚之后自己就再也没偷过东西,即使他会很无聊,不过起码有Erik在。
那几个家伙让他帮个忙,去救个人出来。
“那可是犯法的,我可从不犯法。”Peter耸耸肩,表示自己没兴趣。
最高的那个男人愣了愣,似乎有些意外。
“我们真的很需要他,他的能力是控制磁场,有他在的话我们的计划会少很多麻烦。”那个头发凌乱的男人推了推墨镜,认命一般的口气。
Peter挑挑眉,这个男人对他们要救的那个人厌恶却又对于救他出来略有期待的复杂态度产生了兴趣。
“他的能力是控制磁场?”Peter吹了个口哨,“Wow,这么强悍的能力,他要逃早就能逃出来了吧?五角大楼都能困的住他这么强的人,我干嘛去白费功夫还把自己给搭进去?”
那位态度复杂的男人似乎是叹了口气。
“问题就在于他出于某种没人知道的原因,不愿意逃。”

Peter临走前感觉到Erik小球在拼命地扯他的袖子,Peter明白Erik不想让他去冒险。
“不会有事的,”Peter拍拍金属球,“我就是好奇为什么这个人明明有那个能力跑掉却不愿意从监狱里逃出来。”
那是Peter第一次没有听Erik的话。
         
Peter从见到那个强大的变种人开始就莫名地觉得熟悉。
直到他听到Charles称呼他为“Erik”,然后看着他一直觉得脾气不错的Charles一拳把他打倒,Peter的脸色就变了。
……不会这么巧吧?
Peter确实有猜过Erik其实是一个人,一个和他一样的变种人,Erik也有超能力,大概就是操纵金属一类的。
但眼前这个Erik的能力可比操纵金属要强悍多了。
同样的,男人看Peter的表情也不太对。
        
回到家后Peter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Erik,你不会是个会操纵金属的变种人吧?”
飘在空中的小球微微一顿,然后一个纸盒子稳稳地浮了起来。
“Wow!”Peter承认这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
纸盒子又被稳稳地放了回去,一片薄薄的铁片稍稍地从盒底抽出。
       
【5】
Peter没想到他那天救出来的那个男人就是他父亲。
电视上。
Charles在尽力地劝说Raven,而Erik就安静地站在一旁,所有人身上的枪支和武器全都被他悬浮在空中。
全程他都只是站在一旁,挡住任何冲着他们来的攻击,却也不杀人。
“Raven,”一直沉默的Erik忽然开口,“你这样没用。你只会让他们觉得我们更加危险。”
Raven停下了动作,惊讶地看向眼前这个和她认识的万磁王完全不一样的人。
Erik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平静得让Charles和Raven有些惊讶:“你杀了这一个人还会有另一个人顶替他继续研究,到那时候Charles、我、Hank、你,甚至更多的无辜的变种人,他们都会死。别以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Raven,我没被调包,我仍然不喜欢人类,但是这不代表我仍愿意坚持我原来的做法,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才是处于弱势的那个。我的确可以凭自己就逃出去,我呆在那里只是希望我不反抗能告诉你们我的意思——我不在就给我安分一点儿。”
Peter惊呆了。
Raven睁大了眼睛看着Erik:“你……真的……”
“没被调包,我保证。”万磁王满脸无辜地举起双手。
      
Raven把枪放下的那一刹那,金刚狼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
“Erik?”Charles叫住了他正准备离开的老朋友,“我可以知道是什么让你改变了这么多吗?”
Erik故作神秘地笑笑:“你知道的,我一直没机会去守护我想守护的。”
“现在我有这个机会了。”
          
Peter只能在电视前看着他的父亲离开。

【万银】恶作剧(亲情向)

背景:天启之后
本文又名《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勇气可嘉神助攻们》以及《父子联手天下我有》
     
助攻们表示自己冒着被万磁王挂金门大桥的危险用这招也是心累了( ˙-˙ )
Charles.演技MAX.Xavier表示我什么都没看见(*/ω\*)
Erik&Peter:???

>>>友情提示:第一次写万银,新人一枚,本文中OOC有,剧情诡异有,不合理有,有多少我也不知道╮(╯_╰)╭所以看文的各位请抱一种不那么认真的态度准备吃糖(?)吧!!

……停止搞笑正文开始_(:з」∠)_
       
Peter是个活泼的孩子。
当然,特别的活泼。
学院里几乎没有哪个人没被他恶作剧过,又因为他那极快的速度无论如何逮不着他,恶作剧的事儿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何况你看着那家伙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笑得贱萌贱萌的样子下得去手嘛?下得去手嘛??好气啊摔!
就算现在Peter的膝盖骨被天启踢碎,他也一样一刻都消停不下来。
——除了万磁王出现的时候。
是的,大家都意识到了万磁王一出现,不论Peter在干什么,马上就会停下手中的动作然后要么一边默默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边偷偷看着人家,要么直接拄着拐杖就开始跑了,那拐杖敲击地板的声音……教授我希望你家地板还好。
更加有趣的是,整个学校都知道Peter是Erik的儿子,只有Erik本人不知道。
或许万磁王在感情这方面的反应就是比常人迟钝一点,嗯,只是一点点。
……众人表示灾难过后父子相认然后深情拥抱什么多好啊这个死孩子怎么就是不说呢。
      
学校修建造成的第二天早上,学校的一堆熊孩子们都不见了,因为昨天夜里有一个紧急事件发生,Raven留下来看守学校,由Erik带着几个没受伤的X战警前去,Charles则留在学校里远程监控。
于是Peter就目睹了亲爱的X教授在主脑的帮助下开始远程监控时,表情由严肃到疑惑,再由疑惑到惊讶,然后笑了出来,慢慢地笑容收敛起来,声音有些慌乱。
“No,Erik,stop it!!”
Peter的心一下子就收紧了。
Stop?出什么事了?他老爹又干了什么事儿了或者他老爹又用什么方式作死了??
“Kurt,你在那儿对吧?赶快带他们回来,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Charles深吸一口气,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些不易察觉的颤抖,“Hank?又要麻烦你了。”
Woc?居然都到了需要Hank来帮忙的地步??Peter小天使此刻满脸懵逼。
你们谁能告诉我我爸到底怎么了。
当Charled转过轮椅看到Peter时倒也不是那么惊讶,只是笑得有些勉强,然后和他说让他去接一下Erik他们,就转回去再次戴上了主脑,处理后续事件。
等Peter一蹦一跳地到了门口的时候,Peter第一次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谁来告诉他一下这只是个梦那个被人扶着的毫无知觉的男人不是万磁王,他是不是在被天启踢断腿的时候把脑子也给撞到了所以现在出现了幻觉……
他还没认爹呢他爹就整成了这个样子?!
所以在一个小时后Hank拍拍他的肩膀告诉Peter他尽力了的时候,Peter整个人都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神情恍恍惚惚地走进了手术室。
        
“呃,Hi?”Peter呆呆地站在手术台旁看着仪器上显示的心跳越来越弱,固执地不肯去看手术台上的人。
“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妈也认识一个可惜操纵金属的人?后来出事了,我没来得及救她,我妈临死前告诉我一件事。”
Peter停顿了一下。
刺耳的“嘀”声响起。
“I'm your son.”
伸手拔了仪器的电源线,Peter无奈地笑笑:“你看啊,我虽然很快,但是一直都没来得及,这次我又迟了点。”
“就只是一点点……”Peter的声音近乎哽咽,反正周围也没人了对吧?Peter自暴自弃一般闭上眼睛,努力地不让软弱的眼泪掉出来。
拜托,父亲就在这儿呢,他可是男子汉了好吧!怎么可以哭呢?
“Kid,say that again?”低沉的声音惊得Peter差点儿自己把自己绊到了地上还不小心用自己的拐杖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他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坐在手术台上满脸疑惑和惊讶地看着他的男人。
卧槽。
“你……”Peter的嘴开开合合数次,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Erik看着Peter复杂的表情和发红的眼眶,决定略过自己为什么在手术台上躺着还看到了一只悲伤的快银的问题。
“你是我儿子?”
“!”Peter挣扎着起身就想跑,然后被自己衣服上的金属饰品牢牢实实地按了回去。
“Peter.Maximoff?”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开关一样,Peter觉得自己的眼睛酸得厉害。
Peter决定原谅这个缺席了自己人生二十多年的父亲。
Erik走到他身边蹲下轻轻将他拥入怀中,安抚一般拍着他的后背时,Peter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圆满。
那天他像个孩子一样趴在父亲的肩头放肆地大哭。
       
在听完Peter讲完来龙去脉后,万磁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Raven递给他的那杯水。
Erik俯身在Peter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速跑者的眼睛一下子就放出光来,父子俩交换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同学们又开始了鸡飞狗跳的一天。
————END————

这里是新人一只,称呼随意~
图画的是@七花七夕 的《猫的救赎》
第一张是06里面的Bucky喵和大巫师交流(原谅我真的不会画黑豹……画出来怎么看怎么像大猫,而且大巫师画出来总让我觉得邓布利多爷爷上线了……)下方队长满脸懵逼
第二张是01里Bucky喵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蓝眼小黄猫,想起来某一只一样缠人的队长……
画得还是很简陋,希望可以有大触来画一下,尤其是06里的Bucky喵亲了一口队长的那个啊!!(ฅ>ω<*ฅ)